在亚洲最大石油贸易中心新加坡的周边海域,如今正停泊着100多艘着急进港卸货的油轮。这让现年77岁的新加坡富豪林恩强倍感焦虑。

刚刚过去的半个月,这位以倒油起家的新加坡“燃油大王”和他所创办的兴隆集团债务危机泥潭。

4月17日,作为新加坡最大的石油贸易商之一,兴隆集团旗下兴隆贸易公司向当地法院申请破产,原因是该公司欠23家银行共计约38.5亿美元债务。

兴隆集团向法庭提呈的文件显示,兴隆贸易公司在期货交易中累计损失约8亿美元传奇世界sf并对这笔损失进行了瞒报。

在这起瞒报事件中,林恩强被认为是始作俑者。据透社援引一份日期为4月17日的法庭文件报道称,这位新加坡超级富豪被指负责指挥财务部门隐瞒公司财务报表中出现的数亿美元损失。

在东南亚的石油贸易圈,林恩强极具影响力,被认为是“石油教父”,外号“OK林”——在亚洲燃料油商间流传一个说法,若要在新加坡买卖燃料油,如果林不点头,即便有再多的钱都无济于事。

“OK林”在国内的影响力亦不同凡响。他提携了一批福建后辈,这个以乡情为纽带搭建起的神秘圈层被业界称之为“福建石油帮”,占据中国民营油商份额的半壁江山以上。

在纵横石油业57年后,这位祖籍福建莆田的石油强人或许没有想到,一场新冠疫情让见惯风云的他在最擅长的石油贸易中折戟沉沙。

在这场危机中,林恩强失去了兴隆集团、新加坡海洋邮船(私营)有限公司(Ocean Tankers)和相关公司的所有高管头衔。

Ocean Tankers被认为是林氏家族掌控下的一家油船公司,系新加坡境内最大的油船船东之一。林恩强儿子林志朋是该公司董事会及首席执行官。

资料显示,该公司拥有从小型驳船到VLCC的各类油船,船队总数达到180艘。同时,这家油船巨头仍有20艘在建新船。

值得注意的是,4月17日当天,Ocean Tankers也向法院提交破产申请。该公司还第一时间发表声明与兴隆贸易公司进行“切割”,声称二者均为运营的公司。

事实上,兴隆贸易公司申请破产实属无奈之举。债务压顶下,它亟需喘息之机。

如果法院批准破产,这家石油贸易巨头可得到为期30天的暂停还款期,以与贷款敲定重组协议。新加坡法院还将决定,是否把还债期延长至6个月。

作为新加坡本土最大原油贸易商,兴隆集团向来是各大的座上客。但此次,23家银行债权人却将其视为“烫手山芋”,甚至对其索赔。

银行债权人名单包括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德银、法国兴业银行、荷兰银行等国际大行,及新加坡本土星展银行、华侨银行和大华银行,中国银行亦在名单中。

其中,汇丰银行对兴隆曝险金额最大,高达6亿美元,其次是荷兰银行3亿美元。而新加坡本土三大行为6.8亿美元。

据报道,日本三井住友银行近期正式向兴隆集团索赔。这是继荷兰银行和法国后,第三家向兴隆集团索赔的银行。

之前,兴隆集团曾就其财务状况与多家银行进行磋商,以期银行提供短期融资,帮助维持贸易营运。但由于担心兴隆集团的偿债能力,多家银行开出新的信用证。

种种迹象表明,在这场危机中,林恩强将主要责任揽下。在的口诛笔伐中,这位石油大佬被描绘成一位缺乏信用、铤而走险的冒失者。

根据兴隆集团提交给法院的文件,该公司最近几周陷入财务困境是受贷方撤回信贷额度、油价暴跌、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等多重因素影响,以及缺乏对冲政策。

林恩强在提呈法院的文件中表示,今年首3月油价惨跌、银行信贷紧缩、兴隆贸易公司遭到融资方追缴,导致公司现金储备基本耗尽。

数据显示,2019年10月底,兴隆贸易公司资产净值为45.6亿美元,净利润为7800万美元。今年4月初,该公司却告知债权人,其总负债额为40.5亿美元,资产仅为7.14亿美元。

为解燃眉之急,这位年近仗朝的老人擅自作出出售数百万桶炼油产品的决定。但这些被出售的油品实际上是属于银行的抵押品。

林志朋在另一份文件中了上述说法。文件中称,林恩强出售了公司的大量石油库存,并将所得作为普通基金使用。

“其结果是,与为提供库存融资的银行贷方的大量库存相比,库存有很大的缺口。”林志朋写道。

作为一名驰骋商界半个多世纪的湖,林恩强的精明毋庸再证明,理应了解个中风险。唯一合理的解释或许是,他对国际油品市场的未来走势出现了严重误判。

在他看来,油价也许很快就会走出低迷期。待原油市场再次繁荣,以兴隆集团的交易量完全足以很快填补上瞒报所留下的资金窟窿。

但今年3月以来,新冠疫情开始全球。在需求急剧下降的背景下,“欧佩克+”减产谈判屡屡失败更是导致国际油价惨崩。

此次自曝瞒报8亿美元期货交易家丑,折射出兴隆集团的财务缺口或许比预期的要大,也将林恩强推上了风口浪尖。

当这位“石油教父”望着海面上浮停的油轮时,思绪或许会飘向半个世纪前“只有一个人,一辆油车”的草莽时代。

短短十几年,林恩强的名字就镌刻进了亚洲石油贸易历史的中,“OK林”成为后辈们无法望其项背的传奇人物。

兴隆集团官网是这样介绍的:“兴隆集团创始人林恩强先生,也是众所周知的‘OK林’,来自中国福建省的一个小镇子——莆田市。”

林恩强出生于1943年,正逢人类社会经历近代史中最的时刻——第二次世界大战。这场大战全球,9000余万人丧生。

作为二战东方主战场,中国亦遭受沉重打击。由于靠海,耕地稀少,林恩强的出生地福建莆田市埭头镇石城村村民在中为生。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为维持生计,东南沿海的居民大多选择下南洋谋生。林父亦不例外,早早离开妻子前往新加坡经商。12岁那年,母亲带着林恩强迁居新加坡,他也在读完中二后就辍学跟着父亲跑船卖鱼。

新加坡扼守马六甲海峡,后者是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咽喉要道,更是亚洲油品运输的必经之。

凭借此得天独厚的地理,新加坡很快在全球油品贸易中鹊起,成为亚洲最大的石油贸易中心。

在陪同父亲出海打渔的过程中,林恩强目睹了“油耗子”驾着渔船海上盗油的全过程。对财富的极度渴望最终他加入了这个需要胆量与血性的群体,成为一名“油耗子”。

凭借难以企及的勤奋和韧性,在20岁的年纪,林恩强就已在当地的地下石油走私圈中小有名气。

1963年,20岁的林恩强创办兴隆贸易(私人)有限公司(兴隆集团前身),华丽转身为一名生意人。

当年,兴隆购入一艘载重100吨的油轮——海狮号。这艘油轮成为林恩强和兴隆集团从“一人一车”向巅峰进发的转折点。

事实上,对新加坡来说,1963年也是个特殊的年份。这年9月,新加坡脱离英国正式加入马来西亚。

不过,这个弹丸之地此后与中央屡屡爆发矛盾。1965年8月9日,新加坡脱离马来西。

作者 jinjunjun88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