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0日,民間公益環保組織“好空氣保衛俠”在臨汾周邊監測企業是否存在違排情況。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胡志中/攝

“政策是好的,怎麼到底下就走歪了呢?”從臘月二十九直至3月15日供暖季結束,山西省臨汾市堯都區蘭庭名苑小區居民李雙民家的暖氣始終冰涼。原因是小區的供暖燃煤鍋爐被所在的鄉賢街街道辦叫停。他找過物業、社區,還給市長熱線打了電話,但問題始終沒有得到解決。

同住在這個小區的張彥鵬也在為家中的寒冷心焦,因為他的孩子剛滿百天。屋裡沒有暖氣,嬰兒不得不時刻裹著厚厚的棉衣,家裡空調的暖風也開到了最大。

2017年春節期間,臨汾市堯都區蘭庭名苑小區有上千戶居民和李雙民、張彥鵬兩家情況一樣,“過了個很冷的年”。

據了解,蘭庭名苑小區是小產權房,雖然地處市區,但多年來因故未能實現集中供暖。這次小區停暖源於2017年1月25日,該小區所在的鄉賢街街道辦發布的一份“關於立即停用燃煤鍋爐的通知”。

通知要求蘭庭名苑小區、臨汾市交通勘察設計院、臨汾市第九中學等幾家位於鄉賢街街道的單位立即停用燃煤鍋爐,完成清潔能源(甲醇、天然氣、電能、空氣能),並將停用情況及清潔能源方案於當天下午5點前上報辦事處。

“臘月二十九出通知,當天就讓出方案。眼看就要過年,家裡沒了暖氣。”張彥鵬不理解,“既然要停用燃煤鍋爐,也該有個解決方案,讓人安穩過年,怎能說停就停?”

2016年11月,臨汾市被環保部通報,啟動污染預警級別明顯偏低,啟動時間滯后,應急響應措施明顯不足,未啟動預警也未採取任何減排措施﹔當月16日至21日連續6天重度及以上污染,其間多個監測站點多天出現AQI(空氣質量指數)爆表,有的監測站點持續AQI爆表長達6個小時,按照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統一的重污染天氣應急響應標准,臨汾市應啟動紅色預警,但僅啟動了黃色預警,在環保部督察組督促下才在18日至20日啟動了橙色預警。由於重污染天氣應對措施不力,導致空氣質量污染嚴重。

2016年12月19日,臨汾市各監測點位大部分時段二氧化硫濃度高達600μg�m3以上(標准值為60μg�m3),臨鋼醫院點位超過1100μg�m3,超標17.3倍。山西省大氣污染防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緊急向臨汾市發布應對重污染天氣7號調度令,要求立即採取有效措施降低空氣中二氧化硫濃度,保障公眾健康﹔1月5日,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博士后李汀在微博發表文章稱,4日臨汾二氧化硫濃度一度達1303μg�m3,嚴重超標。

2017年1月4日以來,臨汾市二氧化硫濃度多次“破千”,大氣環境質量持續惡化,尤其是二氧化硫濃度均值嚴重超標,引發全國輿論聚焦。最嚴重的時候,當地居民呼吸的空氣中,每1立方米含有1420微克二氧化硫。

“那段時間一到晚間,大街上霧騰騰的,能見度很低,有特別嗆人的味道。”回憶二氧化硫爆表那幾天,市民葉子(化名)印象深刻。

“大人再難也能,最擔心的是孩子的健康,學校也下了通知,提醒一定要給孩子戴好口罩,做好防護。”葉子說,她的家中從來都是門窗緊閉。

2017年1月12日,環保部與山西省聯合派出專家組趕赴臨汾,幫助地方開展污染成因分析,科學制定應對措施。

就在專家趕赴臨汾當晚,臨汾大氣二氧化硫濃度自1月4日23時首度破千后,在10天內第3次破千,其中臨汾市機場南監測點大氣二氧化硫濃度在當晚十一點,達到1420微克每立方米。臨汾共經歷了6次重污染天氣過程,歷時48天,先后發布重污染天氣預警13次。

之后,臨汾市被環保部約談,督促臨汾市嚴格落實環境保護主體責任,深化大氣污染治理,強化重污染天氣應急響應,盡快遏止大氣環境質量惡化趨勢。

面對對臨汾市二氧化硫濃度持續超標的質疑,臨汾市環保局負責人張文清曾通過當地媒體稱,居民散煤燃燒是主因,臨汾70%的二氧化硫歸結為居民燃用散煤。

為此,臨汾市依法採取強制封停燃煤鍋爐、給予戶專項經費補貼等措施,推動市區建成區及周邊行政事業單位的燃煤鍋爐徹底替換清潔能源,同時要求與市區接壤的6個鄉鎮,村民採暖及炊事停止燃用散煤,由縣級負責配送潔淨焦。

針對臨汾的說法,中科院大氣物理研究所博士后李汀將臨汾的煤炭消費做了比對判斷:根據《臨汾統計年鑒2015》,2004~2014年,在臨汾市總的煤炭消費量中,生產用煤基本佔到97.9%~98.8%,而生活用煤僅佔1.2%~2.1%。從2004~2014年的趨勢來看,生產、生活用煤比例較為穩定。

考慮到民間散煤與生產用煤含硫量的差別,李汀做了在極端情況下的估算,即假設居民的生活用煤全都是含硫量高達4%的特高硫煤,並將產生的二氧化硫100%釋放出來﹔同時假設所有的生產用煤都是脫硫量僅為1%的低硫煤,能做到所有企業、大小作坊脫硫率達到行業內最高標准95%,且脫硫設備每時每刻都開著,沒有半點偷排行為。

按此計算結果顯示,即便居民全部使用特高硫煤,其貢獻的二氧化硫也不可能承擔二氧化硫排放總量的70%之多。

對此,張文清則表示,該數據經過了環保部和山西省專家組的測算。然而,環保部專家組負責人柴發合向媒體否認了這一說法。柴發合透露,這一結論是臨汾當地自算的。

那麼,這場“迷霧”究竟從何而來,張文清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關於臨汾大氣污染的詳細源解析中國科學院正在做,可能需要1年時間。

針對臨汾環保局此前的分析,也有市民質疑:“要說大氣污染燒散煤是主因,那前幾年也有(空氣)好的時候,那會兒人們就不燒散煤了?這幾十年都是怎麼過來的?”

資料圖:山西婁煩萬光煤焦有限公司所有生產線處於停產狀態。中新社發 韋亮 攝

家住臨汾堯都區的張淑平一家,是打餅師傅老李的“忠實粉絲”,“吃老李的餅子幾十年了,前不久市裡取締燒煤鍋爐,他的爐子也被收了,說是燒散煤,后來老人再沒來過。”

還有市民反映,有些小區周邊打餅人在爐子被沒收后,為了維持生計,隻能花錢購買液化氣用來打餅子,不但成本增加,也沒有了燒餅原有的爐火味道。

“我想不通,烤了上百年的燒餅,咋就突然成了污染源?”走訪中,對於身邊的“美食”突然改爐換灶,甚至消失,不少市民對此無解。

“現在我們還認為,70%的二氧化硫源自居民燃用散煤是正確的。”2017年2月21日,臨汾市環保局負責人張文清在同民間公益環保組織“好空氣保衛俠”部分成員座談時,再次重申這一觀點。

“但這不是老百姓的責任,是的責任。過去提到的問題我們都一一整改,現在沒有發現偷排偷放的問題,特別是主城區。”張文清介紹,該市環保局現在正逐個街道取締燃煤爐,臨汾市還成立了環境安全保衛支隊、環境監察大隊兩支隊伍,目前來看成效明顯。

2017年1月19日上午,環保部對山西臨汾市市長劉予強等負責人進行約談,督促臨汾市嚴格落實環境保護主體責任,深化大氣污染治理,強化重污染天氣應急響。

作者 jinjunjun88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